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母婴 > 《农门喜嫁》我要把你留下来,不管多苦我都不放手

《农门喜嫁》我要把你留下来,不管多苦我都不放手

2018-09-11 来源:杏子带你去阅读  浏览:    关键词:情感,两性

自己突然嘲笑起自己,眼泪唰唰的掉了下来,“哼哼!宋子羽!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我只是想逗弄你一下,竟然把你心里话套出来了,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走,我还没说走呢?你就要送我?好啊看样子这些日子是我自作多情了。

你也别勉强自己,我不要你送,我自己走。

”说完跪趴着到了炕沿边,找鞋就要走,宋子羽看见她流泪就心疼,这些日子一直看着她跟着自己受苦害怕,今日本来打算把商量的事情告诉她,看她愿意不愿意,听到回答让他误以为她不想留下来了,所以忍痛才说了那些话。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开玩笑的话,自己又欣喜又害怕,看她伤心流泪,还穿鞋要走,一骨碌爬下地一把抱住采青不撒手。

他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就是听到那番话,心里一紧就是一个心思决不能放开她。

陆采青也是急了,嘴上道:“你放开我!现在抱着我有什么意思,不想留我,我走就是了,省得我矫情给你添乱,放开我!”“不放不放!采青我错了!你也知道我就是这样的,我像是为了你好,跟着我会一辈子受苦受累,现在不这样想了,我要把你留下来,不管多苦我都不放手。

”“早干嘛去了,我刚刚想听的话,你现在才说,晚了我心里难受,你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以后我们还怎么相互信任一起生活。

我还傻不拉叽想着怎么赚钱一起养家,我真是做白日梦,我走你不信我还留我干什么。

”“我错了!我现在知道你的心思,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你给我一个机会,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你,你在逗弄我我也不让你离开,不再那么想了,采青!不要走,我舍不得你!”“现在舍不得了,刚刚就舍得了是吗?亏的我还对你有信心,想着听你几句甜言蜜语哄我开心,可是听到的却是伤人的话。

”宋子羽搬过她的身子,见她语气不再那么激烈,便放开她抓住她的手道:“采青!我都不敢相信你会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本来我想你也是可怜人,被你那先前婆婆卖了,如果我们换你就会被卖进楼子,所以我们才留下你,没想到你会真的留下来了。

”陆采青默默的听着他的话,他继续道:“我看你是个善良有个性的女孩,不该留在这里耽误你的幸福,所以才想送你走,可是……可是我却管不住我的心,竟然竟然喜欢上你!说送走你,我的心像是被什么挖了一样难受,比背上的伤一样难受,你相信我,我说的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不要!”陆采青被他话语感动赶紧捂住他的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为了我,你要相信你自己能够给我幸福,不要一味的把我往外推好吗?”陆采青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说道。

回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屋里大嗓门宋子武高兴的说:“接炕就接炕!本来我这些日子还想说来着,大哥受了伤,晚上睡觉都不敢睡实,生怕碰到大哥伤口。

”“我也是我也是!虽然采青姐很瘦占不多少地方,但是还是挤了点。

”宋子飞跟着说道。

“怎么你们都觉得挤,我怎么没感觉!”宋子羽挠挠脑袋说道。

“大哥!你天天挨着采青姐,当然不觉得挤,我听说人家结婚了,两口子要睡在一个被窝的。

”“子飞!小孩子家家的胡说什么?谁告诉你那些大人的事的。

”宋子羽训斥道。

“大哥!我没胡说,我是有次跟着二哥出门,听见陈家村有人这样开玩笑,我耳朵尖听到的。

”“反正你不懂不要乱讲!晚了睡觉,明天就接炕!”宋子羽在这个家里说话还是很管用,二人听了就捂被睡觉不在说话。

陆采青这才抬腿走了进来,还没等上炕,宋子羽就下地说道:“跟我出来一下!”说完拉着采青往外就走。

还不忘记回头对着二人说道:“不许偷看!早点睡觉。

”二人很听大哥的话,不让看就不让看,干了一天活也累了,二人倒头便睡。

陆采青被宋子羽拉着走了出来,停到旁边的灶旁,道:“来了一个月了,是我想的不周,我这就给你烧点水洗个热水澡吧!”说完让采青呆在一旁,麻利的弄了起来。

陆采青还以为他刚刚欲求不满,现在还要继续,怪自己想歪了,原来这个男人这么体贴,连自己怎么想的都知道,闻闻身上,确实是馊了的感觉,都不知道这男人睡在自己身边有没有熏到人家。

正胡思乱想,就听宋子羽道:“你在这洗,衣服是子飞新做的还没有上身,就是颜色不称你,帕子我也放好了是干净的,你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他们累了一天,我刚刚进去的时候他们睡实了,我就在屋外替你守着,有事你叫我。

”说完迈步走了出去。

陆采青心想,他们自己倒是不担心,可是这男人要是进来可怎么办?正想着就听见外面劈柴的声音,陆采青一下子羞愧难当,心想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怕自己多心,去劈柴弄出动静好让自己放心,多体贴的好男人。

陆采青不再多想,脱下衣服试了试水温刚刚好,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穿好衣服之后,才把宋子羽叫回来,替他换好了药,二人才回屋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陆采青就早早起来,看着三兄弟还在休息,知道昨日他们累的够呛,于是就轻手轻脚起身来到灶房,想着三兄弟还要干活,要花很多力气,给他们做点好吃的补充补充体力。

于是下窖取出些五花肉,又拿出了一大块猪肝,给他们做个红烧肉,虽然颜色不好看,但是很好吃,再来个溜肝尖。

配上昨日发的杂面饼子,又熬了一锅喷喷香的蘑菇汤。

等把二菜一汤端上桌,三兄弟也已经起来了。

看着丰盛的早餐,宋子飞嘴角直流口水,三人又是把饭菜吃了个锅干盆净,宋子武这次也赞道:“没想到这野猪肉还可以这样吃,经过这一烹制,那以前他们吃的那就是煮熟的肉。

”宋子飞开口道:“采青姐!你这手艺真好,真想吃一辈子你做的菜。

”陆采青听了噗嗤一笑道:“子飞!你是没有吃过酒楼的饭菜,那里的大厨比我做的强多了。

”“酒楼没去过,听说那里的东西可贵了,是人家有钱人才去的地方,子飞我不贪,只要采青姐天天做给我们吃,我就心满意足了。

”宋子飞高兴的说道。

“好!那以后家里的饭菜都交给我做,保证把子飞养的白白胖胖的。

”“采青姐!我听说养的白白胖胖的那是形容猪,我可不想像猪一样横着走。

”说完还有模有样的学起来猪走路,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自打采青姐来了之后,我们这里终于有家的感觉了。

”宋子飞突然来了一句,陆采青知道这么点的孩子一定是想娘了,想到这里把他搂在身边安慰。

宋子羽看了知道自己弟弟非常喜欢采青,可是那是自己媳妇,虽说弟弟才十岁,懂得少可毕竟是个男孩子,便吃醋的说道:“三弟!你是个男子汉了,大哥和二哥也是从你这年纪过来的,你是个男子汉要学会坚强懂得保护采青姐,怎么能靠在你采青姐怀里难过伤心呢?”宋子飞不明白大哥的意图,宋子武和陆采青可是听出来了,同时翻白眼,看起来老实的他竟然说谎话,骗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宋子飞没听出来,以为自己是个男子汉,马上擦了擦眼睛道:“有了采青姐!我们这里就像个家了,以后我们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陆采青见大家吃完了,又道:“宋大哥!我想着你们干活我也不能闲着,我想贴补家里做点绣活你看好不好?”“不行!我们三个大男人,不饿着你就行了,还用你做什么事?”宋子武大男子主义的喊了出来。

“就是!不用你干活,你就在家给我们洗个衣服做做饭就好。

”宋子羽也道。

“不行!我这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还不得像子飞说的变成肥猪,我不干,我要帮你们做点事,再说了不打猎了,光有吃的还不行,乡下人没有地还怎么叫乡下人,买地要钱,还要给子武娶媳妇不用钱?”三兄弟没想到眼前的小丫头心里想的那么远,也没想到她说不让他们继续打猎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宋子武听说要给自己娶媳妇还要用钱,便道:“我不要媳妇,大哥有你就够了,我带着三弟一起过活岂不是更好。

”“胡说!哪有到了年纪不娶媳妇的?现在是没钱,可要是我们一家齐心协力,我们的生活会好的,到时候连子飞也可以去城里读书,将来有了文化不是更有出息,还给老宋家光宗耀祖,你们也不枉费宋大哥对你们的一片苦心。

宋子武第一次听着采青把他们未来规划的这么长远,他只是想这个女人被逼无奈才答应嫁给大哥,才对大哥好。

可是这些日子相处以来,自己虽然时不时的和她斗几句嘴,心里其实也慢慢接纳了她,看着她处处为三人着想,自己从心里往外对她有了全新的认识。

陆采青说道:“前几日我们不是打了些猎物吗?拿到镇上换了钱帮我买些绸缎和丝线,你们干活我在家里刺绣,还能赚些余钱做其他的用处。

”三人见她坚持,询问了一下绸缎和丝线的价格,又估算了一下山鸡野兔的价值,宋子羽开口说道:“这样的话换的钱是不够买那些材料的,我还要到山里去一次?”他的建议得到了全家的反对,因他后背伤还没有痊愈,最后商量由宋子武带着子飞二人到山口再去打些野味回来,陆采青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他们再进深山,打多少算多少。

二人点头答应,得到子飞再三保证监督二哥,陆采青才放他们走。

收拾完碗筷,宋子羽去房子后面搬来了土坯,这些还是他们早期搭炕的时候剩下的,如今接炕就不用再重新制造了,拿起镐头进屋,此时采青已经屋子拾掇干净,也把被子拿到屋外,趁着天气好,拿到屋外晾衣绳上晒晒太阳。

两兄弟走了,这里的活就全部交给宋子羽一个人干了,陆采青惦记他身上有伤,想要帮忙,却被他拉到屋外,站在窗户下晒晒太阳。

宋子羽把框架搭好,就在屋外用簸箕端了些土,用筛子筛出土旮瘩,再用铁锹围成圆圈,里面倒上水把土和成泥,看着采青看着自己,他倒越干越起劲,采青也不闲着,洗了帕子给他擦汗,又烧了开水给他解渴,快到晌午的时候,就大功告成了。

二人吃了午饭,宋子羽又抱来木头大火烧起炕来。

眼看着湿湿的泥巴转眼就干了起来。

宋子羽道:“今晚在烧烧,明个就干透了,以后睡觉就再也不挤了。

”晚间两兄弟回来,也是收获颇丰,宋子武还说道:“以前进山只是想着寻个大的猎物,就忽视了不起眼的,没想到这些家伙还真多。

”二人看着炕也接上了,那首要的的任务就是给采青买材料,东西都制备齐了,三人又大刀阔斧动起工来盖房子,不找人还省工钱,就自己干山脚下什么都齐全,地基石头,木头桩子什么都有,而且宋子武还会写木匠活。

三兄弟盖房子,陆采青就在边上给烧水解渴,闲着的时候就绣着花鸟鱼虫。

陆采青眼看着房子一点点的盖起来,心里更是高兴。

眼看着两月就过去了,房子也盖好了,陆采青手里的绣品也完工了,大家商量着给宋子羽和采青举办个简单的结婚仪式,然后小两口就可以搬进新房,不然这天气越来越热,总睡在一起着实不便。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声明: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 京ICP备10046945号-37

Copyright 2017 今日华北 All Rights Reserved.联系电话:010-61409871,QQ:3529009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