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实时焦点 > 江平教授应邀参加北京息云律师事务所 诉黄和宝委托代理合同纠纷案件论证会

江平教授应邀参加北京息云律师事务所 诉黄和宝委托代理合同纠纷案件论证会

2018-10-1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江平教授,北京息云律师事务所,黄和宝,同纠纷案件

近日,北京息云律师事务所(下称“息云律所”)特邀中国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询员江平教授等法学专家进行了一次特别的案件论证会,各位专家就息云律所与其委托人的代理合同纠纷发表了客观、专业的法律意见。

案件经过如下:

黄和宝、陈天寿和陈回国三人因合法私有房屋遭违法侵害,于2016年9月,由黄和宝作为三人的代理人与息云律所签订《委托代理协议》,三委托人共同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律师代为参与诉讼、与有关部门进行谈判协商等。接受委托后,息云律所派员到当地全面调查案情。因纠纷复杂、涉及范围广,律师团队秉承“以打促谈”的策略,一方面,起草了起诉状、代理词、上诉状、法律意见书、催促函等大量法律文书,先后参与或提起共五六个诉讼,并积极与办案机关沟通,推进诉讼进度;另一方面,律师多次往返北京和湖北,与当地政府、法院及开发商等有关单位进行谈判。开发商起初只愿意赔付几十万,经过律师的努力,2017年8月底9月初,最后一次到当地谈判时,开发商提出一千五百万的赔偿条件。但回京后,黄和宝单方面通知解除合同,不到10日就获赔了。息云律所无奈之下把委托人诉至朝阳区人民法院。

朝阳法院最终判决驳回全部诉讼请求,这样的结果让各位专家都颇感意外。对此,专家结合有关事实和证据,从专业角度作出了分析和评述:

首先,江平教授指出,息云律所的代理工作是本案事实的审理重点,一审法院的认定明显有误。第一,从代理范围看,根据委托代理协议、授权委托书及息云律所提供的代理词、起诉状、上诉状、法律意见书等文书以及快递单、庭审笔录、判决裁定等证据,委托人是把房屋被侵害引起的系列案件全部委托给息云律所;而从工作内容看,既包括参加庭审等诉讼工作,也包括和有关单位、党政机关谈判等非诉讼工作。但阮健法官对此未进行认真审查,也未阐明理由,就直接认定息云律所只代理个别案件,甚至用单个案件的起诉时间来判断代理工作的开始,有违客观事实。第二,律师代理工作价值的评判需要全面综合的考量,包括具体工作、进展成果、委托人满意度等等。委托人在解除不久前刚刚向律所支付了一笔代理费,表明了其对律师工作的认可。结合息云律所的证据,加之委托人在录音中提到的协商条件以及获赔时间距离律师最后一次到当地谈判如此之近,综合分析,恰恰说明是律师的代理工作推动委托事项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阮健法官在没有依据和理由的情况下,认定息云律所收取的前期费用足以匹配代理工作,确属不当。

其次,针对法律适用问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毕玉谦教授表示,我国民事法律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合同自由,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合同就是当事人之间的特别法,具有优先适用的效力。原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原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庭综合组组长张廷智老师也表示,当事人对于合同法中的非强制性规定可以排除适用。《委托代理协议》明确约定“非因律所或者律师的原因,委托人单方解除合同”属于违约。对此,两位专家认为,此项约定实际上是对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任意解除权”的排除适用。所以,委托人在律所及律师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单方通知解除违反合同约定,已构成违约。另外,支付违约金不以存在损失为必要前提。阮健法官坚持适用任意解除权,并以息云律所“未提交证据证明存在经济损失”为由,驳回违约金请求,显然是对合同条款的错误理解和适用。

再次,原国家法官学院教务长、原最高人民法院高级法官孙世光老师提出,息云律所提交了往返火车票及相应时间段内与当地有关人员的短信记录,委托人在答辩中也自认律师出差的事实,足以证明差旅费确实系为办理委托事项产生。一审法院认定“证据不足以证明差旅费的发生与《委托代理协议》有关”,违背了民事诉讼法及证据规则的有关规定。

此外,关于陈天寿、陈回国二人是否应该履行义务,各位专家一致认为,三委托人是近亲属,黄和宝有权作为代理人签订《委托代理协议》。而协议亦明确约定,代理权限以《授权委托书》为准。三人共同出具《授权委托书》,说明是共同委托人,亦表明陈回国、陈天寿对代理协议的追认。一审法院仅凭签字认定合同主体,违背了客观事实和合同约定。

亲办此案的息云律所吴有龙律师表示,黄和宝等人的委托事项涉及地方势力,难度很大,诉讼和谈判工作都遇到了不少困难。息云律师在代理过程中,做了大量的工作,以期为委托人争取最大利益。却没想到委托人过河拆桥。更无法接受的是,朝阳法院和阮健法官竟然抹杀律师工作成果,作出如此不公判决。委托人自认跟开发商进行了沟通,并谈成和解条件,而且发出解除通知后不足10天,委托人就获赔,相关案件也在同一时间段相继结案。种种不合理之处恰证明黄和宝等人急于解除合同是为了逃避支付代理费。但阮健法官却罔顾事实,纵容委托人的不诚信行为,判决驳回息云律所的全部诉讼请求,如此判决让律师们情何以堪?

江平教授曾经说过,“律师兴则法治兴,法治兴则国家兴”。可是当律师自身的权益都无法通过法律得到保护,何谈“律师兴”?何谈法治昌明?律师努力践行为他人维权之使命,理应得到应有的回报和起码的尊重。朝阳法院用一纸判决抹杀了律师的工作成果,是对律师合法权益的严重侵害,更是对司法权威和公平正义的肆意践踏,理应及时予以纠正,还律师以公道,还法治以清明!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声明: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 京ICP备10046945号-37

Copyright 2017 今日华北 All Rights Reserved.联系电话:010-61409871,QQ:3529009033